治愈到爆来人间必看太阳撒娇宝句子

我的眼睛仿佛银河不落的星系一般,我的呼吸仿佛是海浪轻轻起伏。这是阿尔达克在形容我的,我时常想,仿佛自己的存在就是那么渺小又美妙,连他都能看得见。

 

舒婷说过,“如果你是火,我愿是炭,想这样安慰你,然而我不敢。” 当我爱上一个人的时候,曾经也想过这样的话。只是当眼前的人是你的时候,她的温度仿佛也给予了我无限的力量,或许我也能陪伴她一起燃烧吧。

简媜的那一句“如果问我思念多重,不重的,像一座秋山的落叶。” 在我脑海中反复回荡,思念的重量仿佛也没有被放大,而是像秋日的叶子,轻柔地飘落,不肯将人心压得喘不过气。

海子说“你来人间一趟,你要看看太阳”,在这个瞬间,我仿佛听到了他深情的呼唤,太阳是人间最温暖的存在,仿佛也给了我一份不可磨灭的能量,每每抬头,太阳就这样悬在身前。

海子还说,“活在这珍贵的人间,太阳强烈,水波温柔。”在这个幸存的时代,生命已经足够不易,珍贵而强烈的意义莫过于此,而每一条河流沟壑,每一块石头,都是柔情款款的代表,陪伴着我们一起微笑。

木心说,“残花缀在繁枝上;鸟儿飞去了,撒得落红满地——生命也是这般的一瞥么?”在生命匆匆而过的瞬间,我们仿佛也如那美丽的花朵,开了又谢,虽然短暂,却也有无与伦比的璀璨光芒。

徐志摩曾说道,“人生不过是午后到黄昏的距离,茶凉言尽,月上柳梢。”在往生的那一刻,回忆似乎拉近了心灵的距离,我们唯有静静等待着月亮的到来,柳条上的雾霭依旧轻柔,也许只有这样的光景才能化解我们的孤独。

我注视着那鸭蛋青的天空,四周的水发白,下起了毛毛细雨。落下一滴雨滴,就像舔舐着这美丽的世界,仿佛也在告诉我,即便再小的细节,也都是值得我用心去体验的。

张爱玲说过,“红尘滚滚,我却在灯火阑珊处独自倚窗而坐。”每当夜幕降临,我仿佛也进入了无尽的思绪当中,纷杂的人群被淡化,只有我自己和窗外的街景。

席慕蓉曾写到,“繁花落尽,我心中仍有花落的声音。一朵,一朵,在无人的山间轻轻飘落。”那些曾经的花儿,在时间的淘洗中消逝了,只有那被珍藏起来的记忆,还在心里起舞。

席慕蓉还说,“我并不是立意要错过,可是我一直都这样做,错过花满枝桠的昨日,还要错过今朝。”很多时候,我感觉自己仿佛是一只追逐着时间牙轮的蟋蟀,却无法跻身进那时间大潮中。

《夏目友人帐》中有这样一句话,“我想成为一个温柔的人,因为曾经被温柔的人那样对待。”温柔的人仿佛有着无限的魔力,他们能够抚平内心的伤痛,让人感受到世间温暖的存在。

龙应台说,“斜坡上的杂花野草,谁说不是一草一千秋,一花一世界呢。”生命如同杂草一般,无法具体掌握,每一个花瓣每一个叶子都有着细小却旷阔的世界。

余光中说,“到秋季,你的手便分外地苍白而细,如最后一朵莲,纵有千指,再也握不住上一个夏天。”时光的波涛汹涌,即便是最美好的东西也会逝去,回忆着过去,我也感受到了岁月之殇。

何其芳曾在诗歌里描述过,“在六月槐花的微风里新沐过了,你的鬓发流淌着凉滑的幽芬。圆圆的绿阴做我们的天堂,你的美目里有明星的微笑。”每当看到这样的诗句,我仿佛也能感受到微风的吹拂,看到明星的微笑,皑皑绿阴中,我曾经的美好经历还在。

有时候,我会看见一缕阳光透过窗户,慢慢地移动,那仿佛是时间最古老的指针。——北岛。

我常常羡慕街边咖啡座里的人,他们目光短暂地相遇,却感受到日月过去,山河依旧。——余秋雨。

有一天,我不知道为什么,突然下起了雨。薄薄的雨雾将山和树隔绝在更远的地方,我的窗外只剩下一片空茫。——张晓风。

阳光的颜色像是淡淡的酒,调和得很淡,但确实很醇,每一滴都轻轻地滴进杯形的小野花里。——张晓风。

如果五月的花香有源头,如果十二月的星光有起点,那么我知道,你一定来自那里。——张晓风。

那种温柔的白色,就像是在大桶牛奶里滴上一点点蜜,阳光烤炙而出的香味在空气中铺散。——张晓风。

白天里我会轮换着几本长盛不衰的书,仿佛夜晚多次破碎的梦境。——戈麦。